而现在赵海这么一说,审南正一下就明白了过来,他们是修士,他们是要去争的,争斗就免不了会有死伤,而魔门弟子之所以会下手狠辣,怕是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跟赵海一样的,不为别的,因为魔门弟子从来不会让别人有在来找他们报仇的机会。

阎罗一听他这么问,就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他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进去说吧,进去你就全知道了。”说完领着赵海往松林院走去,刚一进松林院,就听到审南正愤怒的声音传来道:“等赵海来了,我马上就集合所有人,直接去把志家给灭了,我之前刚刚跟赵海说,绝对不会有事儿,现在方成就出了事儿,这让我如何跟赵海交待,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岛主之令,可以放心的对付志家了,不用客气。”

众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水缸是分为两层的,下面一层有几个圆洞,里面隐见火光,而上面一层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就是那根管子所在的一半,那一半完全是秘封的,看不出来里面有什么,而另一半,却正对着那两个身材高大的金属傀儡,可以里面红光闪闪,却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

雷刚看了赵海一眼,接着转头对哈净道:“回师父的话,弟子是想要培养赵海,但是赵海在死士岛之时,误学了血海杀神诀,弟子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好。”雷刚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他到是想要培养赵海,但是赵海学的却是血海杀神诀,这让他也是十分的无奈。

而这个时候,审南正他们,已经到了下面那片区域了,一到那片区域,他们就是一愣,因为现在那片区域的情况,完全的出乎他们的意料,就见在那片区域的中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红色漩涡了,在那片区域上空的所有血雾,全都就像被吸进漩涡里的水一样,直接就没法入到了漩涡里,那情况就好像有一只巨龙,正在那片区域的中间吸水一样。

而现在赵海这么一说,审南正一下就明白了过来,他们是修士,他们是要去争的,争斗就免不了会有死伤,而魔门弟子之所以会下手狠辣,怕是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跟赵海一样的,不为别的,因为魔门弟子从来不会让别人有在来找他们报仇的机会。

第一百二十四章 路遇

一连画出了十多种变化,赵海这才停了下来,接着开口道:“现在我可以肯定,这个法阵到目前为止,有三次转动的机会,而三次转动,在加上五个阵符的变化,会让这些阵符,产生这十几种的变化,而每一次阵符的变化,可能这个大墓里的大型法阵,就会发生变化,而现在,我们就处在其中的一个变化之中,如果我们接着往前走的话,变会进入到下一个变化之中,那样的话,我们还会是在这里转圈子,但是如果我们等在一里半个时辰,那么这个阵符的变化,应该就是另一个变化了,而我大概的计算了一下,那个变化,可能正是一条生路的变化,我们就可以直接从那里往前走,也许就可以到达这大墓的中心位置了,也就是我之情他前猜测的,可能是一个迷宫的位置。”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的刀势轰的一下撞到了一起,血河与刀光,直接就撞上了,就见那刀光直接就破开了血河,但是就在这时,却见血河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深红色的刀光,直接就迎上了阴鬼宗弟子的刀光。

审南正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办,明天我们在下去仔细的看看,今天先好好的休息一下,阎罗,你来警戒,其它人休息,两个时辰之后,换成云龙,然后换成朱明,然后是家余,赵海师弟就不必参与了,你必须要好好的休息,明天可是还要靠你呢。”

赵海沉声道:“我们在这里等一刻钟,一刻钟之后,他们要是不出来,那就代表着他们已经死了,或是有人出来,那也代表着他们死了,我们也就可以放心了,接下来我们就直接去法阵的中心,我现在更加的好奇了,这法阵的中心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当然了,那些选了志彩戏的家伙,更是笨到家了,竟然没有看清审南正之前对志彩戏出手的真意,要是审南正不是得到了雷刚的同意,他会对志彩戏出手吗?雷刚会在他动手之后,一点表示都没有吗?不可能,可是那些人却还是没有看出来,还是往志彩戏的身边凑,真是自己在找死。

那个阴鬼宗的弟子,一看到这血河,也是脸色一变,他手里的拿着一把弯刀,这把弯刀通体漆黑,只是刀刃处有些红,看起来十分的诡异,现在他一转手里的弯刀,冷喝了一声,那弯刀突的发出了阵阵的尖啸之声,如同鬼哭神嚎一般,直往血河撞了过去。

志彩戏看着审南正,冷笑了一下,没有开口,审南正看着他的样子,苦笑了一下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在骗你呢?其实我说的全都是实话,志师弟啊,我只说一句话你就明白了,如果你是师父,你是会把自己的道统,传给一个你的弟子,让你的弟子继承你的道统,还是会把你的道统,传给一个家族弟子,等你飞升可是坐化之后,让血滴岛变成那个家族的岛,以后在也没有人提起你,完全的忘了你这个人呢,你说,在这两种情况下,你会把道统传给谁。”

至于刀法,雷刚并没有传他,不过因为他学会了血战八式,所以雷刚也不需要在传他刀法了,这些功法传给他自然就够他用的了。赵海也明白雷刚的良苦用心,说实话,他对于雷刚还真的是心生感激的。

像这样的匕首,一般都是用特别的方法才能使用,攻击也一定十分的诡异,但是审南正却站在那里没有动,而那个罗睺宗的人,在还没有到达审南正的跟前时,就突的扑倒在地,脸上透出了一丝的黑气,一动也不动了。不过他还有呼吸,看样子还活着。

第一百三十章 志家

众人全都点了点头,玄正也开口道:“应该一起下去,这大墓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们并不知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下去。”审南正点了点头,他对于玄正的意见也很重视,虽然玄正平时不怎么说话。

赵海一听审南正这么说,不由得一脸,随后脸色一变,他看着审南正道:“审师兄,朱师兄真的是在孤岛坊市那里被攻击的?不对啊,我当时跟朱师兄说了,让他做生意就在坊市里面,不要出坊市的,怎么有人敢在坊市里面杀人?他们不想活了吗?”

血杀宗这里不管是那一座岛,他们培养真传弟子的方法,一般都是靠争斗来完成的,让那些真传弟子去争斗,不只是与自己岛上的真传弟子争斗,也与其它岛的真传弟子争斗,最后留下来的那个,自然就是最强的真传弟子了,由这样的弟子继续他们的东西,也不怕自己的道统会被人给灭了,相反的,会越来越强。

赵海发现自己好像一直有所忽略,他忽略了自己身体的修练,在下界的时候虽然他修练过,但是后来却不那么修练了,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对于身体的修练还是太少了,而他身体里的血脉之力,还是没有完全的激发,不要忘了他现在身有巨人血脉,而他身体里的巨人血脉,还吞噬了那么多种神兽的血脉,血脉之力早就变得强悍无比了,但是赵海现在却还是没能把这种血脉之力给完全的开发出来。

这钉子也是阴鬼宗弟子十分喜欢的一种法器,名叫五毒丧门钉,赵海一看那三根钉子,手里的戒刀一转,身形一动直接就让过了那三枚钉子,他在血杀宗这里听说过,阴鬼宗的五毒丧门钉,虽在号称是五毒,但是其实炼制的过程中,不知道加入了多少的毒,同时这丧门钉,也不是那么简单,钉中还有其它的暗器,有的里面带有毒针,有的里面带有毒烟,有的还会暴开,是一种十分霸道的法器,所以他不想硬接,就让过了这三根丧门钉。

审南正也叹了口气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以后我们多照顾一下赵海师弟就是了。”

审南正看着志彩戏的样子,沉声道:“志师弟,你说这些是为了你的家人争取服用解毒丹的机会吧?你不用费那个心思了,没有用的,是不是赵海师弟?”说到这里审南正转头看了一眼赵海,审南正相信赵海是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的。

高子顺的声音传来道:“师兄不要生气,等赵海来了之后,我们商量一下在说,志家是一定要对付的,要是在这么下去,我们谁都不安全,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把事情跟赵海说说,毕竟他跟方成的感情最好。”

这是一片方圆千亩大小的一片地方,在这片地方,竟然没有红雾,或者说,红雾被一种能量能挡在了外面,而在这片地方,是没有红雾的。赵海抬头看了看头顶,发现那红光在他们头顶的百米左右,这在千亩方圆之内,高度在一百米左右的一片地方,是没有红雾的。

赵海点了点头道:“对,只要等十天就会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了,不过也有一点儿,我们可以做一下试验,今天我们到下面之后,好好的丈量一下下面的高度了,然后在在地面上挖一个坑,昨天在看看,我们挖的坑会不会消失,在看看那片区域的高度会不会降低,这样就会知道我们今天的推测是不是正确了。”

审南正说的没有错,这里确实是一片平地,地面上看起来十分的平坦,几乎没有什么起伏,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几乎是一眼就能望到边,这到是让众人也感到十分的意外,同时他们也有些心惊,要是这么大一片地方,真的全都是墓地的话,那这片墓地还真的是很大。

而罗睺宗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护短,罗睺宗的弟子,也不知道他们是从那里收上来的,但是罗睺宗的弟子数量不是很多,这一点儿是所有宗门都清楚的,所以罗睺宗的人也十分的护短,要是让他们发现,他们的弟子被谁杀了,他们就会对对方进行追杀。

而那个乌师兄也感沉到了危机,不过他临危不乱,双手一举,他的两只手瞬间就变成了漆黑之色,手指甲一下就长出了一尺多长,随后双手一措,猛的往前架去,竟然想要架住赵海的长刀。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老湿影院48试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