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奇怪了。”钱浅偏头仔细看着轰鸣的泉水和依旧在念祭文的凶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祭祀方法。”

  钱浅也非常不开心!皇上这一举动,意思很明显,是想拿她卫国公府给身份背景稍差的十七皇子作保,居然当真偏爱幼子到如此地步,怪不得有三个外家背景强势的成年皇子,皇上都拖着迟迟不肯立嗣。

  这一天,同样赶了长途路程刚刚回家的凶剑并没有跟钱浅和道长一起吃饭,他回房间后就一直没下来。

  他们从来都是在自己的地盘和公共区域活动,想要进入钱浅的地盘或是动用林家老宅的原有物品都会提前跟钱浅说。

  “因此我们看中了一个地方,”凶剑语气很正经的说道:“想听听你的意见。”

  “银杏不光有毒,果实外皮还臭臭的。”拎着根汤勺的道长靠在门口,一脸闲闲的补刀:“宣宣快过来吃饭,别理我哥,让他一个人忙去。”

  钱浅原本以为,在这样干净的地方工作,军人和警察无神论应该比较多,环境太清净,自然没什么“眼见为实”的证据。只是让她意外的是,他们的确没怎么见过军人客户,但是警察客户可不少。

  “我是妖投胎转世。”凶剑直直盯着钱浅的眼睛,半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我想你早就猜到了,你知道我吃鬼。因为我是妖灵投胎,本体缺乏滋养,每到月圆就会虚弱,我会实力下降,除非我能找到人结同命契约养着我。”

  穆熙敬交代完这几句话,还特意留下了净霞嬷嬷让她帮忙照看钱浅,之后就一个人带着兰兮去找大司空崔大人了。

  “累了吗?”钱浅拿起毛毯轻轻盖在道长身上:“那就休息一下吧,晚上祭祀要一整夜,实在太辛苦。”

  总之爹和爷爷都姓顾就对了……

  “放心吧不会的。”钱浅摇摇头:“我能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他担心。任何时候,我都不会做让他担心的事,不论他在哪里,能不能看到我,能不能听到我说话,我都会好好的,一直让他放心。”

  “我靠噬鬼修炼。”凶剑冲钱浅龇了龇牙,眼神儿看起来不怀好意的模样:“妖晒月华是为了休养疗愈,我妖灵与本株强行分离,算是重伤,平时可以压制,但月圆夜会虚弱躁动。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我和你结了同命契,有你喂我,无需月华我也会慢慢好起来。”

  这倒是奇了,这么多年城隍大人从来没有这样慎重。他很少降乩,他的乩童几乎常年都闲着,城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乩童、钱浅和鬼差来处理,很少需要城隍大人亲自现身。

  钱浅来请安的时候,正巧赶上皇后娘娘在,她破天荒的被拦在了宁寿宫外面。太后近身的大宫女茹影守在门外,看见钱浅连忙冲她摆摆手:“公主今日来的不巧,皇后娘娘在里头,太后娘娘嘱咐了,今日免了请安,就请公主回去吧。”

  穆熙敬远远的就看见两个宫女抱着个小女孩在宫巷里,一名宫女正指着远处高高的角楼说着什么。

  一家子就算再不乐意,该来的还是得来。第二天一大早,宫里就派了华丽的仪仗到卫国公府来接钱浅。按道理来说,钱浅这么个三岁孩子,找个嬷嬷一抱,一架车马就进了宫,可是太后娘娘愣是派了全付公主仪仗过来接人,也不知道做给谁看。

  “主人!主人!”6762欢快的跳过来,叽叽喳喳的汇报:“跟您一起出去玩的那个游客通过他的客服系统联系我了,他的系统发来了好长一张行程目录,说让您从中间挑一个,免费送给您。”

  “至少几年内她没机会了。”穆熙敬沉默了一瞬之后摇了摇头:“父皇已经时日无多,我猜皇后娘娘也是在担心这个,因此才想要赶着父皇的事出来前给我订亲。否则三年丧期之内,她都无法给我议亲。”

  一年又一年,凶剑都陪着她过来,他也要唠唠叨叨的跟道长说会儿话。

  “您女儿的房间是阴面,她窗外其实是个‘通道’,我这样说您能理解吧?”道长指了指小弥房间的窗户,对小弥爸爸解释道:“您家里气氛那些东西不喜欢,但坏就坏在您女儿这屋里长期不见阳光,她又夜夜在这扇窗户下夜泣。午夜夜泣是很忌讳的,会招来不好的东西。”

  晚饭前,钱浅和穆熙敬对坐在小花园的石桌前一边纳凉一边等饭,钱浅看了看安静低头看书的穆熙敬突然开口问道:“哥哥,今日在弘文馆见到十七皇子,可有什么不同?”

  钱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凶剑拿的是酒杯而不是碗。唉!真的被她说中了,月圆前三天,后三天,每天一杯,规律到不行,好像多来一次大姨妈。

  “后院?”钱浅一脸敬畏的望着那颗巨大的树:“这么大的树,种的下吗?”

  他知道宫里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目的,单纯想来找他玩的人,大约就是这个三岁左右的外姓公主了。因为她在这个宫里,地位比他还要尴尬。

  “跟上!”她语气很急迫“那女孩身上的东西很厉害,我没见过,看起来像是厉鬼,但又不太像。”

  “病了就少说话。”道长板着脸,动作很小心的将钱浅扶起来,递给她一杯水:“三天没洗澡,你都快臭了知道吗?不要开口了,免得熏到我。”

  “那叔叔阿姨,我们先不打扰了。”钱浅和凶剑道长三个人整整齐齐站成一排,冲小弥爸妈微微躬身行礼,像是饭店服务员似的:“等一下救护车过来,送学姐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她大概一时半刻醒不过来。等她醒了,您再联系我们吧,给我哥哥打电话也可以,直接到学校找我也行。我是高一三班的,我叫林萱。”

  “不合算也不能拒绝不是吗?”钱浅一摊手:“这又是个摊派任务。话说,我最近怎么总是接到摊派任务?”

  父皇和皇祖母不喜欢他,人人都知道,所以大家都不怎么待见他这个没有生母照拂的皇子。不过倒也没有人明着欺负他,其实说起来已经成年的几个皇子对他很好,但是舅舅已经早早提醒过他要注意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欧美爽片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