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拨开枯叶,哗啦啦飞走两只鸟,许是暂且把这一方地当成了安乐窝,贪一晌欢爱。

  拇指轻轻搓开泥块,然后闻了闻……陆东深朝着另一支木杆过去了,观察了少许又返回来,没说什么。蒋璃从包里掏出个自制的小布口袋,将手里的泥土装了进去,又探身多抓了些泥土一并装好,绳子一勒收了口,在袋子口绕了两圈系好,放回包里。

  蒋璃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了。

  蒋璃没说话,坐下来倒了杯清茶。

  顾初靠在栏杆旁,纾缓了心头的滞闷,秦苏的死对她来说何尝不是打击呢?她深吸一口气,轻声说,“发生了这种事,大哥一定很难过,只是大哥他……”

  还有人隐隐觉着,陆门的潜在危机并非在人事变动上,可能即将会面临一场浩劫。这浩劫具体是什么没细讲,这般推断也很快溺在你来我往的言论浪潮里。

  讲真,阮琦突然深深羡慕起了蒋璃。

  左时邀请她一同对配方进行改良,并将配方起名为:封痛散。他们根据原配方现有的气味原料性质弥补缺失的气味原料,并且针对其中一道气味原料进行替换性重组……蒋璃摸着羊皮,心口阵阵滞闷,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像是有什么情绪想要往外钻却钻不出来。一张配方,改良到最后直到临床阶段,她终于还是跟左时发生了分歧,她 隐隐觉得封痛散并非良方,就像是有预感会出事一样,但左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坚持甚至强势。那是他们第一次为工作而争吵,而且吵得不可开交。现在,封痛散的原配方就在她眼前,她手里捏着的就是上了千年的忘忧散,里面刻着的一些气味原料她是见过的,还有些是封痛散上没有的,但根据她和左时的分析,最 后补上的气味原料跟原配方上的原料功效差不多,唯独……秦二娘听蒋璃这么说,脸上的冷意褪去了些,再开口时也少了刚刚的阴阳怪气,“我不想交出秘方,一是因为它是秦川的财富,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二是因为就算给你,

  闻言,她倒吸一口气,陆东深果然心思深远,竟能埋这么长的线。

  “哎,我忘了换流香了,不说了啊。”阮琦借故打断他的话,起身离开。

  “二娘。”秦族长出声,有提醒之意。

  她不清楚别人的幸福是怎么样,只知道,母亲离去的那一刻她的幸福也随之而去了。

  “囡囡。”陆东深在她耳畔低语,“答应我一件事。”

  饶尊顺势坐地上,爽朗一笑,“我是问你之前有没有谈过,你说是我在占你便宜还是你想多了?”

  呵。

  她还听说这位顾家姑娘跟陆北辰还是青梅竹马,时间让他们分离又让他们重逢,也是一段令人羡慕的佳话。廊亭上的飞天檐多少折了风力,穿堂风从廊间过,掀了裙角,顾初压了压裙衫一角,同蒋璃说,“北辰知道你们离贵阳最近,所以亲自送秦姨过来,他那个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实际上他心里也很难受。做尸检是北辰的工作,他一向理智清醒,唯独在给秦姨做尸检的时候花费了很长时间,也一度停歇了好多次。”

  台下众人惊骇。

  陆东深进门后先到压井旁拎了桶水洗了脸和手,擦干净后笑道,“没事,扛砖搬瓦这种事在我六岁那年就做惯了。”

  芙蓉一听这话心里又窜火又委屈的,什么叫她不会躲?说的她好像水性杨花似的,一赌气道,“用你管!”

  两人正黏糊着,床头的手机震了。在秦川这种照明要靠烛火的隐世之地,手机这类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就总显得格格不入,但再格格不入都是陆东深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渠道。秦川没电,陆东深的手机在早些天已经没电了,这两天用的都是她的手机。蒋璃没有手机依赖症,这还要归功于她平时忙碌于开发原料和各类气味配方、以及在沧陵大半时间都在山上生活的状态。就算身在都市她也会常常忘带手机,陆东深没少因为她这个毛病说她,她的理由是,倒回在古代,人与人之间也没断了联系,找你真有事或真心想联系你的人总会有办法联系上的。

  秦二娘留下秘方走了。

  他却是对顾初说话。

  在她眼里,蒋璃生得漂亮又英气,像是这样的女孩子身上都有傲气,不愿意轻易跟人示好,她是没想到蒋璃会是这么亲和的人。

  没暗恋的对象不代表他身边没有陪伴的女人吧!而且照他这身材的发育标准,十二三岁肯定也是人高马壮了。

  蒋璃心口暖了一下,“如果秘方重启,我不会忘了秦川。”如果她能找到泫石,如果她能重启真正的忘忧散……不,她一定要找到泫石,一定要让忘忧散的秘方面世,不为别的,为了陆东深她也要这么做,为了他的身体,为了彻底 洗清四年前的污点,为了能让他在最后一搏中有胜算……

  狱警朝着玻璃看了一眼,见照片里就是一局棋,倍感奇怪,有什么好笑的?叮嘱了几句后便回到原来的位置。

  秦族长当场愣住。

  得多难吃啊……

  动身去找秦二娘之前,陆东深叫住了秦族长。不疾不徐地点了根烟,陆东深看上去高深莫测,秦族长看他这架势后,一时间心里没底了。陆东深递给了他一根烟,秦族长想了想接过来,点上,吸了一口,轻轻吐出大团烟雾来,却还是对陆东深拎着警觉。相比蒋姑娘,他不大喜欢跟眼前这个男人打交道,虽说他帮着重建祠堂功劳不小,但当初横在祠堂院落里的尸体也是铮铮事实,他每每想起都会不寒而栗。这个男人让人琢磨不透,眼神更是犀利得很,不好相处。

  卫薄宗的目光往那人身上一撂,暗惊,没料到还会有活口。被绑着的人身上的衣服跟他周边的不同,他认得,是陆起白手底下养的那批雇佣兵。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工口动漫图片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