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中年男人应声道。

  “这话可不能乱说!”郑家的家主恶狠狠的瞪了那说话的管事一眼。

  许敬宗离开了长安,在朝堂上,李承乾也的确需要一个于志宁这样有分量的人站在他身边来说话,不然对上世家,李承乾这样一个皇帝若是孤立无援的话,世家怕是更要猖獗起来了。

  到了长安,到了人家的府邸,可不像在庄子上,可以自在一些了,这是正儿八经的拜访,关乎案子。

  “哦。”安安应了一声。

  倒不是说郑钧比这王贵要笨,因为那时候郑钧根本就没想到,玄世璟堂堂的一个国公会亲自带着皇帝的亲信去洛阳专门查钱庄的事儿。

  窦孝果算是见识了,等到他说吃饱了的时候,那可就不是客套话了,那是真的撑的吃不下了。

  “夫人。”玄世璟说道:“虽然家信上没提,但是送信的人却说,庄子上最近好像是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若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来者不善啊。”

  现在倒是知道着急了,要是朝廷不查钱庄的事儿,他们应该还是在安安稳稳的从h钱庄之中弄钱到自己的口袋之中吧。

  写完了信之后,郑家家主看着桌子上的信件,陷入了沉思,如今郑安还把自己看成郑家人吗?

  至于郑家人派遣的那些人绑架自己的事儿。

  “若是诸位爱卿没有什么话想要说的话,今天就到这里吧,户部,回去之后尽快去办关于钱庄的事儿。”李承乾说道:“朕安心的将国库和钱庄交到你们手上,莫要让朕失望,明白吗?”

  入了夜,万家灯火温暖了整个庄子,书院那边最是明亮,因为读书人即便是到了晚上,也要努力的读书学习,点着油灯,自然就亮堂,其次就是庄子上的市集这边儿了,晚上会有夜市,只是平常时候,夜市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其次就是那些大宅子里了,到了晚上,院子里的灯等到主家休息之后就会全灭掉,而后下人就提着灯笼在夜里巡逻。

  难不成这是陛下故意而为之,不想自己与五姓七宗这些世家走的太近?若是这样的话,不是自己要倒霉,就是自己要发达了。

  王贵摸索着自己的下巴,捉摸着这事儿的可行性。

  顺利的见到了郑家大公子,窦家的下人把窦衍写的纸条给了郑家大公子,并且见窦衍说过的话,也复述给了他。

  早朝的时候,李承乾高坐在上方看着下面,他自然也看到了郑家家主。

  玄世璟与长安宫中一直都在互通有无,钱庄的事情事关重大,所以四百里加急的信件传递起来也从来不惜马力。

  虽然不明白,但是他知道,这一趟不是什么好差事,弄得好了,是得罪郑家,弄得不好,五姓七宗他全都得罪了。

  窦孝果问那些贼人的时候,安安也听见了,在背后谋划着让那些人绑架她和她弟弟的是郑家的人。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那伙计听了玄世璟的话之后,没有继续往下探究下去了。

  所以到了现在,只能各凭本事了。

  老三和老六两个人越是想就越是害怕。

  “如此,钱庄弊端补漏的事儿,就交给你们户部去做了,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送到宫中。”李承乾说道。

  “哈哈哈哈。”老夫人笑得和蔼:“无妨无妨,等会儿啊,我让咱们府上的账房啊,再给你支,翻一翻给你,好不好。”

  “陛下,郑家家主刚刚派人去到苏州,要给苏州刺史郑安送信。”百骑司的人在宣政殿之中见到了李承乾,将这事儿禀报给了他。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礼部侍郎

  “前头那些人凑在一起嘀咕什么呢。”

  听王景这么说,郑钧就知道,王景的背后,应该是有个比较殷实的家族的,至于太原王家什么的,可能有牵扯,但是牵扯的关系不会太打,所以,即便是拿下王景的产业,也不会引出太大的人物来。

  晋阳公主亲自写了拜帖,让安安带着来长安,这道拜帖,在窦家,也算是安安的护身符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免费视频网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