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对于血杀宗的弟子来说可是一件好事儿,经过了两次削弱之后的红光,在亮到血杀宗的弟子身上时,能给血杀宗弟子带来的伤害已经十分的少了,面对这种情况,血杀宗的弟子往自己的嘴里丢了一颗丹药,又生龙活虎的对那些草人进行攻击了,好像完全不受草人那诅咒攻击的影响了。

赵海一脸平静的坐在大殿里,大殿里还坐着血杀宗的一些高层,这些人也全都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赵海看着这些人,微微一笑,沉声道:“今天的战斗,大家也全都参与了,说说你们的感想吧。 .”

“你杀了所有人,但是你一个人在这里,又感觉有些无聊,而且你虽然变成了傀儡,但是你还是想要享受一下的,所有你开始建机关,这城,这城里城外的机关,甚至于这些房子,应该全都是你建的吧?至于说你怎么建这些机关的,太简单了,你制做出了普通的傀儡,让普通的傀儡建造这城,这城里的机关,你因为是阴魂,你不会累,那些傀儡也不会累,所以这城,还有这里里外外的机关,就慢慢的全都建成了。”

就在赵海他们在建设自己占领的地盘时,在他们的后方传来了消息,他们的后方被影界给攻击了,还好,赵海他们早就在后方安排了大军,挡住了影界的攻击,而且因为他们的天地法则法阵,都是在地下的,敌人没有找到这些法阵,也没能破坏这些法阵,在加上现在玄武岛这里的天地法则,变得比以前更加了,对于影界的人压制的效果更大,所以影界的人这才没有得手,不然的话他们的后方就危险了。

不过赵海并没有掉以轻心,他下令让血杀宗的弟子做好防御,同时他也做好了,随时应付影界进攻的准备,赵海十分的清楚,影界的人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制做这么多的草人的,他们一定有什么原因,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呢?赵海却是有些拿不准。

温文海点了点头道:“好,头儿,我马上就去安排。”说完转身离开了。赵海等他离开之后,又转头看了一眼常军他们,沉声道:“最近我们的四周可有影界的人出没?要是有的话,那就代表着我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影界的人确实是可以自由的出入树林,而不受到轩风的影响,那我们就更要小心了。”

几人都应了一声,不过温文海却是皱了皱眉头道:“可是头儿,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敌人有这样的手段,他们为什么不在云海境那里用?要是他们在云海境那里用这种手段的话,怕是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把云海境给抢回来吧?”

看着那些扑上来的影界中人,赵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冷笑,随后他在一次一挥手,又是一阵的尖啸声传来,所有冲上来的影界中人,在一次被一扫而光,而血杀宗的弟子的推进速度也在一次加快了。

闻于名看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道:“最远射程为一万里,最佳的攻击距了,在三千里到七千里之间,如果平射的话,在一千里之内使用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不建议在百里之内使用,那样的话,可能会给自己人带来危险,所以我们的弟子都可以防毒,但还是会有一定的危险性的。”

赵海对于影界的这种进攻,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有上界大能的帮助,影界的人都不可能攻破血杀宗的防线,就更不要说现在这样的攻击了。当然,血杀宗也有一些不习惯,就是对现在的指挥系统,还是有一些不习惯的,不过这一次影界的过攻虽然猛烈,可是有五行圣兽大阵在,他们的压力小了很多,虽然有一些不习惯,出现了一些错误,但是因为压力小,他们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没有犯什么大错。

但是还有一些幽灵,他们却一直在努力,他们觉得自己的存在还是有意义的,所以他们努力的去充实自己,让自己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可以找到更好的修练方法,而这些幽灵,经过了几乎无尽的悠长岁月,他们所积累的智识,是让人十分吃惊的。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必准备,师祖,我们现在就走吧。”说完赵海直接就站了起来,哈净也只是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跟着赵海往外走去,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赵海道:“你弄出来的二代傀儡,我看所需要的材料里面,有很多也是用的垃圾重炼的,这样真的可以吗?”

一听赵海这么说,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接着他们都点了点头,温文海更是一脸兴奋的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昨天我们看到树林里的树时,那树的树枝可是在摆动的,这摆动虽然证明树林里的风还是不小,但是却是要比现在树林里的风小很多,那个时候是傍晚,头儿,你说这树林里的风,会不会到了晚上就过入到衰弱期了?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难题,你不要忘了,晚上可以影界人的时间。”

朱勇跟着赵海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来的人到是不多,只有一,几乎就是没有用的,面对这样一只队军,就算是用大型法器直接冲击,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好效果,不要忘了,那些家伙的脚下,可都还踩着大剑呢,有那些大剑在,足可以保证他们的灵活性,就算是用大型法器去冲击,也不可能对他们形成太大的伤亡,所以那些家伙,绝对不好对付。

一直到整片罡风森林,全都恢复成了青绿色,黑烟这才消失不见了,而赵海也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喜悦之情,向他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罡风树王的意识,赵海马上就接通了罡风树王的意识,刚一接通,就听到一个老人的笑声传来:“呵呵呵呵,年轻的修士,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可以干的这么好,一下就解除了我们一族所有的问题,我也已经把那些邪恶的人,全都给杀死了,接下来就是你答应我的,让我们一族,加入到你们的宗门,成为你们宗门的护山灵树。”

赵海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如此,其实收集各宗门的垃圾,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可以能过那些垃圾,分析出这个宗门现在的主要展方向,或是可以知道他们现在正在研究什么,这对我们也是十分有利的,只不过以前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这一点罢了。”

可是一个白天过去了,观察树林的血杀宗弟子,已经换了几批了,树林里的罡风还是没有到衰弱期,不过血杀宗的弟子还是没有怠慢,依然是每半个时辰往树林里丢一件法器,这些法器全都是制式的,用的材料和制做工艺都差不多,所以把这些法器丢入到罡风里,他们的破碎时间也是差不多的,血杀宗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来计算树林的衰弱期的。

第二天一早,赵海他们一行人早早的就来到了防线外围,随后常军亲点了一只小队,向着那片古怪的树林里飞去,现在那片树林里的树更加的古怪了,所有树看起来就像是一面面展开的小旗子,动都不动一下,这样的变化让赵海都感到古怪,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昨天那树的树枝和树叶还会动呢。

赵海笑着道:“说起来,这个法器得到的还十分的有意思,是我在血滴岛那里的时候,大师兄送给我的,而这法器的原主人,是七师兄,后来他背叛宗门,被我亲手给杀了,原本这件法器也十分的普通,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他炼制成了本命法器,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到也是一种缘份。”

赵海也决定不在等了,他必须要从这里出去,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一想到这里,赵海手一动,直接就把罡风法杖给收了起来,随后他双手结印,接着大喝道:“临。”随着他的声音,他的双手猛的往前一推,一个符文直接就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随后迅速的变大,最后直接就把玄武岛给罩在了里面,而且还在不停的旋转。

同时那些小孩,还流出了眼泪,而那些眼泪竟然也十分的强悍,竟然能让朱雀的火焰熄灭,这真的是十分的了不得。当然,朱雀的火焰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有很多的小孩,直接就被烧死了,化成了黑烟。

但是还没有等到赵海进行试验,就听到影界的大军之中,在一次的传出了那阴森的笑声,这笑声一传出来,赵海就发现,影界大军之中的那些草人,在一次发生了变化,那些个头很小的草人,开始慢慢的向一起靠笼,最后那些草人竟然自己散开,然后在慢慢的组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个高大的草人。

同时赵海也感觉到,现在自己想要使用诅咒之术,也更加的容易了,因为他的诅咒祖文得到了进化,他现在使用诅咒之力更强了,他现在想要使用诅咒之术,根本就不用任何的媒介,直接就可以使用。

当然了,他的空间里,自然也就生成了铁魂木了,空间可不会在乎这块铁魂木是不是已经枯死了,是不是已经被炼制过了,只要从中提取出一个细胞了,就可以生成铁魂木了,所以以后赵海不会缺这些东西了。

哈净笑着道:“我当然知道,你小子是一个天才,你的实力能这么强,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你修练了血海杀神诀,不过其它人就算是没有你这么强,如果他们按你说的方法修练,修练度真的比现在快的话,那也是好事儿,唯一有些难办的地方就在于,这佛法的修行。”

而且不要忘了,影界也是有上界大能的,看他们的样子,在与修真界的争斗之下,影界的上界大能还占了上风,要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们飞升到了上界之后,就要面对影界上界大能的追杀,这对于他们来说,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宗主他们都呆呆的听着赵海的话,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竟然能把这傀儡能制做到这种成度,这真的是太让人吃惊了,这傀儡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御,都有很强的实力,真的是太了不得了。

小溪潺潺,鸟语花香,外有小桥流水,当真是一派好风光。但是这片好风光落入到了赵海的眼中,却是显得那么的诡异,他没有想到,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又是这翻美景,这到真的是让他十分的意外。

而赵海在出关之后,处理了一下血杀宗的事情,就在一次把血杀宗的高层,全都给集中到了大殿里,等到众人都到了大殿里之后,赵海看着众人,苦笑了一下道:“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我只是想要并界,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当时我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交界防线这里了,我真的是吓了一跳,马上就开始了攻击,还好,影界的那些家伙也被吓傻了,所以我们一下就把交界防线这里给拿了下来,这对于我们来说,可绝对是好事儿。”

赵海沉声道:“我们没有退路了,那就只能向前,把影界消灭掉,那样我们才能胜利,不过影界并不是那么容易消灭掉的,影界之前就已经征服了上百个界面了,而这些界面现在也全都并入到了影界之中,所以影界的面积,绝对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大,就算是跟玄武岛的内空间相比,怕是也不一点儿差,甚至可能还会更大一些。”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破晓电影网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