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继续说道:“那就请你哥哥回避一下,等到考校完成,再请他进来吧。”

  以后的事情乔郁倒也没想那么远,他不是什么封建老古董,没有男儿就必须得考取功名建功立业的想法,乔岭以后想做什么考不考功名做不做官都让他自己选。

  还是了无睡意。

  可明白归明白,就像皇帝不能全然信任他一样,他也不会全然信任皇帝,他们既是至亲,也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太后娘娘打定主意要给陆锦呈找个王妃,因此设得这家宴乃是全日宴,从早到晚都要在宫里待着。

  说罢领着陆锦呈进了书院的门。

  世人都说因为陆锦呈和今上一母同胞,都为当今太后所生,是血浓于水的至亲手足,所以才能得此待遇。

  宋立跟乔郁约好最后一天再商量一下细节,却等了半天都没等来乔郁,倒是三七跑的大汗淋漓的到他跟前传了话,说乔公子今天有事,来不了了。

  午宴照旧在端阳宫,陆锦呈被强行拉出去溜了一圈, 又被太后留在殿里反复问他可曾看上哪个姑娘, 陆锦呈一副烦不胜烦的模样, 最后不堪其扰, 勉为其难的表示并没有看上哪家小姐, 但非得让他选的话,还是文家小姐看着舒心些。

  他如今娶的这个婆娘可不比原先那个,一家子在村子里都声名在外,只不过这名声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占人耕地欺男霸女恶事做尽,要不也养不出这样的儿子来。

  而真娇贵的不得了的,肯定也都想办法在自己家里请先生了,舍不得送到书院来。

  三七坐在马车前面, 拐弯的时候往后面看了一眼, 看到文府小姐的车架停在了路边,而后慢慢往宫里去了。

  乔郁听他解释,反倒是觉得有趣,问道:“我不认识你,可是有人认识你的。”

  这个季节没有番茄,不然乔郁还能给他熬点番茄酱来配着一起吃,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用了油醋汁,虽然不算官配, 但味道也还行。

  陆锦呈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清明,喟叹一声,说道:“母后,在你心里,儿臣就这般无用吗?”

  那侍卫被推得一个趔趄,旁边另一个侍卫哼了一声说道:“还说不知道王爷找他什么事情,那样子分明就是不想告诉你。”

  正是陇翠轩的主人,宣妃娘娘。

  他们平日里不敢嚼主子的舌根,但还是有风言风语从别处传来,说他家彦王之所以至今都未婚配也无侍妾,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上次给他们开门的那个少年从门里走出来,视线转了一圈,放在他们身上的时候多停了一会儿,说道:“今日书院开学首日,先生说了,除书院学生外,其余人都不得进入书院,有在书院厢房住宿的,可帮学生将被褥放到厢房去,由学生自己去厢房将被褥铺好。送学生的就可以回去了。”

  乔郁弯着眼睛,一派天真的笑了笑,说道:“刘叔叔不知道我来干什么啊?”

  “要什么退路,我既不掌权也不谋反,这朝臣势力除了你我一个也不沾边,我就是个闲散王爷,碍不着皇兄的眼。倒是太后……”

  乔岭倒不是很介意同住的事儿,不过他家离书院并不算太远,再加上乔岭长这么大都没有离开过家,所以哪怕他不介意,乔郁也并不准备让他住到书院厢房去,自己家虽然离得不太近,但肯定比别处方便自在的多。

  他想了一会儿,还是穿上了衣服,伸手点燃了一边的油灯。

  一道娇丽的声音从皇帝身后传来,来人一席水红华服,绣了大朵大朵的牡丹,雍容华贵,相貌也惊为天人。

  乔郁见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秋凤婶子却拉住了他的手,比划着问了乔郁一个问题。

  太后露出的那张脸和陆锦呈十分相像,五官神似度极高,但透露出来的神情却全然不同,太后威严庄重,陆锦呈则冷漠淡然。

  乔岭乖巧摇头:“回先生,并无异议。”

  老板见他要走,慌了。

  刘巧手这时哪还怕他那几几句言语威胁,一梗脖子,又骂了起来:“我就说你是个扫帚星怎么了?我倒了八辈子霉,娶了你姐姐这样的婆娘,又遇到你这样的蠢货,别说一遍,十遍我也照样敢说!”

  陆锦呈没理解他那个肉疼的意思,略一思索,倒是没多说话。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