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被完控制一般,只为白傲雪着迷,每每一想到那场景,她动情时细语嘀喃的模样,他心中就好似烧起了大火。

这一切,好似冥冥之中注定一般,她来到这个世界,遇到这么多人,学会了太多,前世不曾学习过的东西,懂得了前世,不曾懂得的感情。

“你们...你们昨晚...是不是已经...”齐天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君夜魇说道。

白傲雪看着蒹葭轻轻一笑。

而齐天策这样的人,唯一一次落泪,只怕便是为了所爱之人。

“师父放心!”蒹葭点头。

话语中,也带着对她师父的心疼。

听着君夜魇有力的心跳,余光看到他白皙结实的胸膛,竟是一条条红色的划痕,纵横交错着,有些暧昧的昭然若是着,昨晚的情况有多激烈,白傲雪不由面颊一红。

玄阶高级功法,就这样乱丢的?!

君夜魇看着齐天策吞吞吐吐的模样,心中只担心白傲雪,金黄的瞳眸微微暗沉了下来。

入目的是那最显眼的雪白发丝,她曾经也见过这样的发丝。可是那人却早已消逝。

11,半圣,低、中、高阶。初入圣境,远胜斗尊境。

薰儿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而后三人结伴,逛了一圈之后才离开。

  圣人开口了,如来不明白元始天尊为何会如此大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来支持玉帝。

温热的吻,一串串的印下,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乱动。

左脚好似火烧一般灼烫,也彻底将白傲雪的思绪拉回。白傲雪知道,大抵是药效开始发挥了。

等来到了洛烟一行,落脚的庭院,白傲雪几人悄然越墙而入,没有弄出一丝声响,而巡夜的士兵也没有发现,此刻这安静的庭院,已经混进了敌人。

  若是其他人敢这么跟元始说话,估计坟头草丈五了。但是玉帝和东皇,还有王母这些人都是地位超高的人。

“怎么可能,他不是一个修行八年,却只有一段斗之气的废物吗,怎么会突然这么强?!”

纳兰嫣然皱眉开口,她此行来退婚前,云韵为了开导她才将其也有一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夫的事情说了出来。

眼中带着仇视,一瞬不瞬的看着君夜魇。

“快,带我回去见我父亲!”

一部斗气功法,还是玄阶高级这种在整个加玛帝国可能都不多的斗气功法,杨宇却是一个月就开创了出来。

眼角飞扬潋滟的微光,让白傲雪心狠狠一跳。

所有人都点头,心中自然明白成人礼,这对于斗气大陆每一个人都极为重要的事情的一切规则。

如今才不过刚刚突破斗之气八段,距离变强,还任重而道远!

君夜魇猛然伸手,将白傲雪的手按住。

金黄的凤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因为,大概过了不太久,他们便要分开,这分开的日子,或许会比这更加漫长。而她...也很舍不得这个男子。

“随便,测试一下就测试一下吧。”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