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澈点了点头,来到火破云身侧。

“如果他选择弃战……”云澈声音一顿,道:“说明他受到的打击,要远比我想象的还大。毕竟,他不仅有着极高的玄道尊严,他原本对‘金乌炎力’的信念有多强,唯有他自己知道。”

洛长生显然没有想到君惜泪会忽然做出这种举动,他的力量全部凝聚在风雷巨剑上,而这道剑芒又迅疾到极致,他根本来不及完全撤力,手臂一挥,一道弧状屏障仓促形成。

云澈身处时轮结界之中,却并没有什么异样感。

两股力量狠狠相撞,一声爆鸣,炎光和黄光冲天而起,两人被远远震开,却又同时反扑,燃烧着烈焰的劫天剑和缠绕着龙息的裂穹枪疯狂轰击,声若雷鸣。

云澈之言,只是提及宙天珠来为自己“开脱”,已是犯了宙天界的忌讳。而释天神帝,已分明是赤裸裸的轻蔑。

神劫境一级入“天选之子”,已是一个巨大的笑话,引得宙天神帝都为之动怒。

“话虽如此……但沾染黑暗玄气的人有多可怕,刚才你也看到了。”沐冰云肃容道:“我们冰凰宗典中,亦有见到魔人,全力杀之的宗规。”

“不是。”火破云却是摇头:“要是别的前辈,我一定不会觉得什么,但是,冰云前辈对待云兄弟……怎么说呢,根本不像是对待后辈弟子,一直都温柔的像是母亲,或是姐姐那样,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还一直都好羡慕。所以,刚才……才会觉得奇怪。”

击溃三层“煌龙圣界”,绝对要比击溃陆冷川本人要难得多。“煌龙圣界”在东神域一直有着“不败圣界”之名,能被冠以“不败”之名,其强大可想而知。

而云澈的第四剑转瞬而至,隔着能量结界,他们都清楚感受到了那磅礴如沧海翻覆的剑威——若非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这居然来自一个玄道修为只有神劫境八级的年轻玄者!

“这样也好。”月神帝微笑道:“若是我们这东域神女真的到场,怕是这一众男儿再无心思赏玄神大会了,呵呵呵。”

“哦对了,”完全无视圣宇界王盈怒的脸色,云澈继续道:“这些,并非是我强加在洛长安身上,而是洛长安先前亲口所言,相信在座的每一人,还有东神域所有在观战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我可一个字都没夸张!”

封神之战,作为玄神大会的最终之战,毫无疑问会引发整个东神域的注目。而一个才神劫境一级的玄者,居然闯入了封神之战,成为“封神三十二子”,这个消息何止是爆炸,直接就把八成以上的玄者都给炸懵了。

第1158章 反怒

离开少许,彩脂又忽然转过身来,咬了咬唇瓣,轻轻说道:“姐姐,他……和你说的很像很像,是这个世上最傻的人。我故意戏弄他好几次,而他,却反而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救我……”

“这或许,也是一种天意吧。”云澈稍稍仰头,在这一刻,真正做下了决定。

“一个年龄不足半个甲子的年轻人,自创出堪比幻神术的力量……你们可知这是何等概念?”

“不,”云澈却是摇头,目绽异光:“我准备一个人回去,而且……很快会重新回来!”

“……”洛长安愣了愣,随之像是被什么捅到了笑穴,疯狂的大笑起来,直笑的前仰后合:“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云澈分明感觉到一缕寒芒从他身上一扫而过。

而同样的声音,响起了观战席的每一个角落。

但,此刻站在他们眼前的云澈,他身上荡动的,却分明是神劫境八级的玄气!

“我其实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云澈微笑起来:“破云兄,你其实完全不必自责现在的状态,更不需要为之羞愧。因为我们并不是那些活了几千几万年,看破无数沧桑的老头子,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满打满算也才二三十年,连世界都根本来不及看清,又怎么会没有迷茫的时候。”

云澈亦是早早到来,目光牢牢凝视着封神台。

宙天神界格外的安静。

“坦白说,最初之时,我曾对你甚为鄙夷,更从未想过有一日,你竟会是我封神台上的对手。”

“而且那还不是普通的玄火,而是远比普通玄火更难驾驭……不,是所有神火中最难驾驭的金乌炎!”

封神台鸦雀无声,众人或惊愕、或呆滞、或茫然、或心跳难安,或不以为然。

武归克手中足有数千万斤的重戟被一剑砸成残月状,武归克脸色一白,上身后仰,然后猛地贴地倒滑出去,一瞬滑出数百丈,刚定住身体,便是全身一晃,三道血流从他的嘴角和鼻孔翻滚而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