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雷爆裂,神主级别的护身玄力,亦是这世间最极致的防御之力瞬间溃烂,洛孤邪胸口与后背同时炸开,苍白雷龙贯体而出,直冲天际,转瞬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而奇迹的背后,是他的执着、信念、拼搏、鲜血……甚至生命。

好在她马上反应过来,小手闪电般的捂住唇瓣上。

既已自食恶果,宙天神帝自然也无必要再雪上加霜,空添怨恨。

“他……他就在外席。”瑾月更加紧张的回答。她在这时忽然想起当初夏倾月听到“云澈”二字时的反应,心脏猛的一突。

星翎一声不吭,远远退开。

他话音刚落,眼前忽然白影一晃,云澈已如闪电般冲至他的身前,身上冰冷的蓝色玄光,让他如坠冰寒深渊。

自己居然用天狼第一剑……去救天狼星神……

等候了小半个时辰后,云澈在星翎带领下,来到了星神帝和随行星神面前。

“等等等等!”云澈脚下一软,慌不跌的伸手抓住茉莉的手臂:“好好,我不问你这么做的原因。但是,这件事该怎么和你的父亲……呃,星神帝交代?”

“主上?”祛秽尊者转过目光,寻求宙天神帝之意。

洛长生席卷着强横暴风之力的双手狠狠的轰击在了云澈的心口,恐怖绝伦的神王之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又在下一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澈的心魂之中,忽然闪过天狼第七剑的剑诀:

修炼无岁月,这一点云澈的确知晓,但他依旧摇头,轻叹一声道:“我在到来神界前,和彩衣他们承诺过,五年之内,无论什么结果,都会回去。如今,已是过去了三年多,如果我进到宙天神境,便无法如承诺那般在五年内回去,不但食言于他们,还会让他们以为我在神界出现了意外……”

千叶影儿第一次神色骤变。

地恸天伤,唯恨无心……

如果不是今日的特殊场合,月进熙早已爆发。而到了现在,他哪怕涵养再好上十倍,也不可能再控住自己的怒火,他盯着云澈,像是愤怒的帝王在面对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民:“本王今天真是开了眼界,这世上竟有如此不知死活的东西!”

书典数丈之巨,周身浮动着平和的玄光。虽只是一部书典,却释放着一股古朴而神圣的气息。

“你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赢我,我败也会败的心服口服,可你偏偏要在我面前露出你那丑陋的嘴脸……丑陋到让我作呕!!”

“天机神典为太祖所立,亦是太祖亲自将这十字预言刻印在了神典第一页。”莫语有些激动的道:“太祖一生七次预言,应验其六,他的最终预言,在任何人听来都荒谬之极的‘九重天劫’如今也已应验,‘真神重临’一事太过惊世骇俗,或许无人会真正相信,但老朽三人却是坚信不疑!”

简直连我都快信了啊!

吟雪界还未从九重雷劫带来的震骇和云澈夺得封神首位的“梦境”中恢复过来,便再次被这个天机太祖的预言轰入另一个更震撼,更荒谬的梦境。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耳边,才终于响起夏倾月的声音:“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天机神典第一页啊……

云澈继续道:“一个月后,我就会和其他‘天选之子’一起,进入宙天珠内的宙天神境。那既然是宙天珠的内部神境,就自然不会被任何人所窥探,进入之后,当然也无法自行脱离。所以,我准备在进入宙天神境之后,在里面留下已死的假象,然后以空幻石脱离宙天神境,再回去蓝极星。”

云澈轻轻握住茉莉抱在他身前的双手,微笑道“放心好了,就算没有宙天界相护,我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暗算的。三年之后,离开宙天神境,我会马上来找你。”

“虽然你这老贼一直让我恶心的很,但好歹是个王界的神帝,说出的话总不会反悔吧?而且为了不劳驾你尊贵的星神帝劳心,我亲自动手把她解决了。你不感激我就算了,居然还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你对这贱女人还真是好的很啊,比…我…娘…要…好…的…多…了!”

“当然不是。”云澈摇头,坦然告诉他:“我在下界的第一个妻子,也叫‘倾月’,所以忽然听到这两个字,多少有些感慨。”

“啊……啊……啊……”吟雪界一众弟子、宫主都是嘴巴大张,惊得下巴都修玄成痴,因而在玄道理解,本王自问要胜过东神域任何一人。”

释天神帝眼睛一眯,忽然话锋一转,笑眯眯的道:“你想把女儿嫁给谁,当然是你的自由。不过有件事,本王可要提醒你,‘南溟神帝’对‘神女’可是痴恋已久,他这些年每次来东神域,可都是为了‘神女’,他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怕是会生气的很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