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脂整个人彻底的傻了,她是所有星神之中,唯一一个自始至终连“血祭之术”都丝毫不知的人,星神帝不会让她知道,茉莉更加不会。今日,她知道了,而且知道的是残酷到极点的事实……她终于明白了这些年茉莉的所有异样,终于知道了茉莉活着归来后,为何会说她继承天狼神力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当然是我娘!”小女孩道,星眸之中依然满是警惕,视线不断扫过云澈和凤仙儿的脚下,似乎是在用目光告诉他们,绝对不许踏入竹林区域一步。

五天之后,他总算能在凤祖儿与凤仙儿的搀扶下短暂行走。

“但是我在听到她的名字时,我才知道,我始终就是一个不争气的凡人!”

宙天神帝话语未尽,一口近乎漆黑的猩红便狂喷而出。

禾菱却是执拗的摇头,然后转向神曦,再次拜下:“主人,菱儿……以后不能再伴您左右了。您的大恩,菱儿永世不忘,若有来生,菱儿愿以十世为婢以报。”

“邪婴之力只是微末恢复,必定用一分就会少一分,到时……”

“……”他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

楚月婵。

“无极,”他再次开口:“用玄影玉刻印下本王接下来的话……传位夏倾月的遗命。若她愿意,便将月皇琉璃交予她,向全界公开本王的遗命。若她不愿,便由你来继位……虽然,此举难为了你,但,你是本王的胞弟,本王死后,你的实力亦是所有月神之首,唯有你,最可服众。”

“星神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梵天神帝质问道。

十七那年,他为了苍月,代表苍风皇室参加苍风排位战,为苍风皇室取得史无前例的首位,并一战惊动整个国度。

但此刻,他无比的庆幸,无比的感激自己还活着……

云澈……云澈……

“……”月无极抬头,却并没有露出太大的意外,只是脸色却无比凝重:“神帝,无极素知你这些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倾月可继承神帝之位。但是……让她假成神后一事被毁,已无法顺理成章继位。她毕竟出身下界,婚典一事又引全界震怒。成义女之身已极其勉强,若继位神帝,阻力之大,怕是……”

“虽然,在你听来,一定会觉得很幼稚可笑。但她就是一个能让我为她付出一切,不顾一切的人。”

神曦:“”

凤凰魂灵没有再言语,它无比清楚,对一个玄者而言,成为废人,是比死还要残酷的结果。尤其,云澈他曾立于一片大陆之巅,曾有过无数的辉煌和荣光,曾创造一个又一个从未有过的奇迹……甚至神迹。

“茉莉……”云澈依在一株灵木前,思绪翻转间,口中一阵轻轻的呢喃,手指轻轻触摸着中指上那枚指环,似乎想借此将自己的心绪和现状传达给她,让她无需再担心自己。

“神帝,你的伤势不可再拖,否则或许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一个梵神肃然道:“邪婴的踪迹,我等会全力搜寻……还要劳烦宙天神界速以宙天之音昭告天下。”

因为他的茉莉可是天杀星神!她那么的强大,虽然她不是最厉害的星神,但却是速度最快,隐匿和逃逸能力最强的星神,当年身中剧毒之下,南神域最强的南溟神界都没能留下她

虽从未有人公开宣称过,但在东域玄者的心中却是共知:梵帝三梵神,在东神域地位上隐隐凌驾于梵王、守护者、星神、月神。

说完,他看了一眼手臂上凤仙儿抓的明显过紧的手儿,半开玩笑的道:“难道隐居这里的人长得很可怕?你好像很紧张。”

无论下界,还是神界,都有着很远关于上古诸神或神兽的传说,有的或为真实,有的则为虚构,而大多数属于后者。毕竟,真神的时代早已终究,留下的真实记载极其稀少,尤其在下界,此类传闻,基本都是杜撰。

他的前方,星神帝双目瞠直,释放着极致的骇色。周围,所有的星神、长老,这些立于混沌之巅的人物,没有一个人不是惊然失色,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灵觉。

未来的生命,都将如此。

他们有幸见到了这样的力量,有幸见到了现世魔轮,却也有可能,成为苏醒魔轮下的第一波祭品……即使他们是世人眼中至高无上的神主!

就为了一个只存在于记载,不知真假,更不知能不能成功的血祭仪式。

“无极,”他再次开口:“用玄影玉刻印下本王接下来的话……传位夏倾月的遗命。若她愿意,便将月皇琉璃交予她,向全界公开本王的遗命。若她不愿,便由你来继位……虽然,此举难为了你,但,你是本王的胞弟,本王死后,你的实力亦是所有月神之首,唯有你,最可服众。”

一片枯叶随风而至,飘落在他的手臂上,这枚枯叶已失去了最后的幽绿,即使在轻风之中,亦没有了生命的呻吟。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yiyao68.com

本站潘金莲电视剧1至5集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